醫藥行業,正在發生的五大轉變【轉】
添加時間:2018/11/9 9:22:47

行業變革之下,醫藥企業要厘清來路,看清去路。看不清變化的企業,不光會掉了西瓜,就連芝麻也撿不到。我總結了醫藥行業的五大新轉變,醫藥企業務必引起重視,做好準備。

醫藥市場:單核市場向雙核市場轉變

一直以來,城市公立醫院一直是醫藥企業兵家必爭之地。但隨著分級診療政策國家意愿的強制推行,醫療服務資源下層,醫藥市場的格局將會發生重構。如果醫藥行業還存在藍海,那一定是在基層醫藥市場,美國輝瑞制藥上市多年的立普妥在基層市場增長仍然高達60%以上,就足以說明該市場的魅力。基層市場必然會迎來全面放開,快速奔跑的時代!

因此,中國醫藥市場將由目前的“城市醫院”單核心市場向未來的“城市醫院+基層醫院”雙核市場轉變,基層醫院和城市醫院地位同等重要。

企業規模要做大,必須要對基層市場有足夠的重視,如何布局基層市場是企業重大的戰略課題。需要根據自己的產品特性,有戰略性地提前布局不同市場。例如賽諾菲的基層醫藥事業部,禮來的LEAP計劃,通化東寶的蒲公英計劃等都是市場新變化帶來企業戰略調整。

企業競爭:由競爭關系向競合關系轉變

過去外資藥企依靠強大的產品優勢和國家政策傾斜,再加上“學術推廣+政府事務+專家網絡”的組合拳,在中國市場可謂是如魚得水。但2013年“GSK商業賄賂案”被曝光后,外資藥企在華的鼎盛時光宣告終結。

專利到期、藥價談判、醫保支付等一系列緊縮性政策讓外資藥企銷售業績遭到重創,過去的超國民待遇開始向與本土企業一視同仁的平民化待遇轉變。

中國醫藥市場競爭態勢將發生重大轉變,本土企業競爭優勢逐步顯現。在高端市場,本土企業依靠逐步提升的產品質量、相對低的價格優勢加速擠占外企原研產品份額。

在基層市場,外企產品依舊有較強的產品力,但受制于高成本的自營模式,因此“本土銷售隊伍+外資品牌產品”將成為主流的商業合作模式。

未來,本土企業和外資藥企的“競爭+合作”的競合關系將成為常態化。例如2016年康哲藥業與阿斯利康達成波依定商業權益合作,該品種為康哲藥業貢獻約9.35億元銷售額, 2017年波依定銷售額實現13.78億元。

大產品成長方式:利益價值向臨床價值轉變

過去二十年,國內醫藥企業大產品成長模式基本符合“大治療領域+政策保護+相對獨家+高利潤空間”。企業通過改規格、改劑型,或者劑量迎合國家招標政策,創造高利潤空間,以“利益交換”方式實現產品快速野蠻生長,出現很多所謂的“安全無效的中國神藥”。

立足當前的政策環境,產品的競爭方式已發生實質改變,過去的大產品成長模式已不再適應,未來大產品成長方式將從以利益為主轉變為臨床價值和質量為主。從福建省新一輪招標可以看到,產品有沒有進指南、在不在臨床路徑、是不是專家共識,已經成為硬性入圍標準!

藥品的價值將回歸到治病的本源,哪個產品能更好地治愈患者疾病,就能成長為品牌產品、暢銷產品。未來“臨床治療價值、質量過硬”的產品,一定會在未來的決戰中勝出。

企業發展模式:重資產發展向輕資產發展轉變

“攥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。”這是醫藥企業發展的慣性思維。一方面,受限于過去國家對藥品研發和生產的綁定政策;另一方面,企業家對于成為大型制藥企業目的追求,導致單一的研產銷垂直一體化的重資產發展思維模式根深蒂固。

上市許可人持有制度的推行,解除了藥品研發和生產的捆綁管理,未來企業發展模式將發生重大改變,過去封閉式的發展模式將逐步向平臺型合作式輕資產發展模式演變。

過去五年,你可能不曾聽說過華領醫藥,一家核心團隊只有十幾人的小公司,現在已發展成為最具成長力的創新型醫藥公司之一。現在的華領醫藥仍舊沒有一間實驗室、一個生產基地。從外資企業引進在研新藥,靠著“左手CRO+右手CMO”的輕資產發展實現新藥的產業化。

專業、深度、開放、合作模式將是醫藥產業新的發展趨勢。過去“補齊短板”才能構建企業核心競爭力、做大做強,現在“長板做長”、資源聚焦成為企業新的戰略競爭手段,未來哪個企業的差異化優勢越突出,競爭優勢就越明確。

企業核心驅動力:雙輪驅動模式向四輪驅動模式轉變

過去醫藥企業成功靠的是“研發+營銷”雙輪驅動,有好的產品儲備和營銷模式就能成就好的企業。但新的競爭環境下,研發難度與日俱增,營銷模式千篇一律,僅靠研發和營銷兩條腿走路是跑不贏行業加速期的。

醫藥企業要實現跨越式成長,驅動模式必須改造升級。未來引領醫藥企業成長突破的將是“研發+營銷+資本+機制”的四輪驅動模式,其中資本和機制將是企業發展新的驅動力量。

(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594579995090223624/

百人牛牛棋牌真人提现